老牌菜鸟托大毁新机回顾中国民航B6号机1022恩施事故

发布时间:2022-10-03 03:37:50 来源:ob欧宝网页版 作者:ob欧宝网页版链接

  随后,B-3606号机在恩施塔台的指挥下正常穿云下降至800米高度后机组看到了机场跑道。

  1985年10月22日,中午12时37分,一架隶属于中国民航广州管理局湖北省局武汉独立飞行中队的英制肖特360-100型支线客机(民航注册编号B-3606,1985年7月交付给中国民航广州管理局,同年7月28日被调至武汉,至事发时机龄3个月左右,总飞行时数368小时06分钟,妥妥的是一架新的不能再新的新机)从武汉南湖机场顺利起飞。该机当天执飞的从武汉南湖机场至恩施(旧)机场的定期航班,飞机上当时有4名机组成员(机长、副驾驶、见习副驾驶和1名空乘)和31名乘客。

  当班机长(左座)总飞行时长为3847小时,其中3670小时是执飞运-5甲和伊尔-14客机上获得,在肖特360上只执飞了197小时,放单飞飞行时间为180小时,也就是说:他只经过了17小时(不包括模拟机)的教学时间就放了正驾驶的单飞。副驾驶(右座)总飞行时间接近800小时,但绝大多数的时间是驾驶运-5甲上获得,改装肖特360后仅仅执飞过一次武汉-恩施的航班任务,还未能熟练掌握开车、刹车等基本操作动作;至于见习副驾驶(观察座),则是个只上过模拟机,连实机的操纵杆都没碰过的纯菜鸟,只能坐在观察员座上观摩见习(所谓见习就是只能看,边看边记,不能动手),没有任何发言权。

  民航湖北省管理局机务维修人员在武昌南湖机场维修肖特360型,拍摄:吴迺毕

  一路飞行顺利,下午14时06分,飞机抵达恩施(旧)机场上空并和恩施机场塔台取得联系,恩施机场当时天气适航,能见度5公里,但云层较厚较低,上空下着小雨,旧恩施机场跑道是长1700米的土质跑道,土质跑道被雨浇湿后变得无比湿滑,并有局部积水,并不太适合让飞机降落。

  (以下对话根据中国民航总局编印的《民用航空飞行事故汇编》相关事故报告场景还原,并非当事对话录音,真相党和较真党请自动退散)

  机组:“塔台,3606抵达本场空域,预计14时25分降落,请求通报本场气象情况。”

  恩施塔台:“听到了,3606,本场场温16℃,能见度5公里,云高800米,有小雨,场压733(毫米汞柱),北风,风速1米每秒。请下降高度至800米由北向南落地,跑道湿滑,局部积水,请注意。”

  随后,B-3606号机在恩施塔台的指挥下正常穿云下降至800米高度后机组看到了机场跑道。

  但当B-3606号机执行完通场飞行后向右作标准转弯时,塔台发现飞机高度下降不够,随即通过无线电提醒机组。

  可是B3606号机并未及时控制高度,待飞机进入五边的时候高度比正常高度高出了至少150~200米。

  (期间副驾驶和见习副驾驶都提醒机长实在降不下去就复飞,但是机长却坚持认为虽然高度是偏高了点儿,但凭借他的技术可以降下去,因而根本没有把复飞的劝告听进去。)

  在此处,机组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按照肖特360的进近检查单程序和操作,在放襟翼15°后就应该将螺距杆由1400推至1675,如果不进行这步操作,即便落地后把油门关死,每台引擎仍有500~600扭力,这个数值是正常数值的一倍,直接会导致飞机减速和下降困难,若强行下降,必然导致飞机地速过高,容易发生危险。

  但是机长并未按照检查单规定下达将螺距杆由1400推至1675的口令,而副驾驶也根本就忘记了这一茬,见习副驾驶更是跟个木头似的杵在观察座上一言不发(刚才壮着胆子和副驾驶一起试图提醒机长复飞结果遭到拒绝,此时也不敢再多嘴)。

  见飞机由于没将螺距杆推到位而下降迟缓,心急的机长强行把操纵杆往前一推试图强行着陆。结果直接导致飞机的下滑时速达到了130~140节(规定的正常下滑速度应该为102节)!

  按说,这个下滑进近速度如果降在跑道长且是混凝土或者沥青路面的跑道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但恩施(旧)机场跑道距离只有1700米长(宽50米),而且是土质跑道,且当时天气是连续小雨,跑道情况不佳(又湿滑、又坑洼还带点泥泞),接地速度过大的话必然增大刹车难度,极易发生冲出跑道事故。可以说,B-3606号机的结局在机长强行往前推杆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14时23分,B-3606号机以130节的地速在由北向南越过跑道头500米后才第一次以主轮接地,随后跳跃了两次后在越过跑道头700米的位置三具起落架全部落地。随即向右偏离了跑道中心线,并一直高速滑行到距离跑道南头228米的位置开始向左偏。

  由于副驾驶是个只执飞过一次航线的真·菜鸟,未能熟练掌握开车、刹车等基本操作动作。所以他在执行紧急刹车的操作时未能将刹车手柄左转90°,导致刹车效果在当时恩施机场湿滑的跑道上除了带起大片的泥浆外根本没起到多少减速的效果。此时距离跑道南头已经不到170米!

  恩施塔台:“3606!你们快要冲到头了!右转!右转!右转!右转!快右转!”

  最终,中国民航广州管理局湖北省局武汉独立飞行中队B-3606号肖特360-100型客机以超过80节的速度冲出跑道,随后冲过了29米后一头撞开了机场围墙后撞入了一栋砖木结构的民房。飞机左右机翼和斜撑杆全部被撞断;两台引擎下部都被撞坏,螺旋桨叶全部被撞弯,左侧螺旋桨连同机匣前部被甩脱,右侧引擎传动系统损坏咬死,驾驶舱至雷达罩部分因为直接和民房撞击而部分被撞碎压叠。机身大梁框架变形,外部多处损伤,前部起落架折断,主起落架也严重变形。飞机丧失了修复价值,宣布报废。不过,在这次事故中肖特360型客机的座舱安全性能经住了考验,包括座舱在内的整个机身没有解体,油箱也没有起火爆炸,机长和4名乘客身受重伤(5名重伤者中除了机长外4名乘客皆因不系安全带而被甩出座位而造成重伤),另有3名机组成员(2名副驾驶和1名空乘)和17名乘客不同程度受轻伤,另外10名乘客庇佑没有受伤,也算是从侧面给肖特360的坚固性和安全性打了一把“小广告”。

  事后第二天,民航总局的调查组进驻恩施机场,检查飞机残骸、询问现场目击者、幸存的机组成员和部分乘客以及听取了塔台留下的空地通话录音后。调查组认定飞机没有发生任何机械故障,并且依次先后排除了天气情况(虽有小雨,但完全适航)、塔台指挥(塔台指挥记录显示塔台指挥基本无错误)导致事故发生的可能性。机场跑道固然湿滑,但只要接地合适,刹车及时,是完全可以避免事故的。关键问题出在机组在关键问题和关键动作上违反规定和操纵错误,是导致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飞机进入五边的高度过高,本应立即复飞,但机长不听塔台和两位副驾驶的意见,盲目自信,强行着陆。进近中速度过大,本应果断采取减速措施,机组却推迟了放襟翼的时机。尤其严重的是,机组在进近时未按照进近检查单检查和操作,机长未下指令,副驾驶也忘记将螺距杆由1400推至1675,在未将螺距杆推至1675位置的情况下错误的推杆以较大的速度强行着陆,接地后又惊慌失措,直到距离跑道南头150米处才使用正常刹车,使用紧急刹车因副驾驶不熟悉刹车操作规程而未能左旋到位而未能起效。降落后又未能及时的转换空地杆,导致机长几次下令平桨却未能成功,最终导致飞机在不能明显减速的情况下,机组又未采用其他紧急处置措施,导致飞机冲出了跑道。

  调查组认为机组思想麻痹、违反规定,操纵错误,处置不当是造成这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一起人为的责任飞行事故。

  此次事故现象上看是操纵失误,但本质上看是机长的思想作风问题,机长在整个穿云下降和着陆过程中,思想麻痹,表现得漫不经心,满不在乎的样子。尤其是在进近高度超过规定时,为了顾全个人面子无视规章制度,不听劝告、盲目自信、一意孤行,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强行着陆酿成事故。

  机长未履行自己的职责,对机组成员未明确分工,两个副驾驶一个只执飞过一次,对操作不完全熟悉;另一个副驾驶干脆就完全没有任何对肖特360的操纵经验。这样的机组搭配显然不能胜任复杂航线投入恩施航线的考虑欠稳

  广州管理局湖北省局在对肖特360客机投入恩施航线缺乏深入的研究,对不利因素认识估计不足,开航准备仓促,步子欠稳,没有针对肖特360这一机型研究和制定在恩施机场复杂情况的飞行程序,只是简单的按照旧式的伊尔-14型客机的飞行程序执行。又过早的将机组搭配由双机长制改为单机长制。

  恩施机场地形复杂,净空条件差。距离跑道南头只有29米就是围墙和民房,曾多次发生事故,事实证明这个机场不适合新一代民航客机运营。

  现有的肖特360正驾驶8小时就发执照、副驾驶4小时就放行执飞的的训练程序不合理,要重新制定肖特360的飞行程序和训练大纲,强调执行复杂航线双机长的配置规定。

  鉴于本次事故乘客中受重伤的都因未系安全带造成,因此必须强调系安全带的规定,执飞过程中乘客必须全程系紧安全带(但这个措施至今还有不怕死的以身试法)

  恩施(旧)机场暂停民航执飞并整改,拆除跑道南头距离机场过近的民房,修建150米的安全缓冲带;延长加密跑道延长线上的引进标志;对飞恩施的机组要严格挑选,机组成员必须具备在恩施机场进行过起降训练才具备登机资格;恩施机场从严掌握天气标准,切实掌握降落飞机各点位置和高度、凡不具备着陆条件,一律果断要求复飞。

  恩施事故后,旧恩施机场因为被证明不适合民航客机起降而宣告停止民用功能(也成为新的恩施许家坪机场兴建的契机),民航广州管理局湖北省局武汉独立飞行中队执管下剩余的三架肖特360-100型支线客机的基地转至武汉南湖机场继续运营,1992年因为机型调整的原因,由民航广州管理局第六飞行大队改制而来的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将这3架飞机由武汉调往专营支线航空的荆州沙市机场,由南航下属的第15飞行大队执管,涂装也由中国民航涂装改成标准的南方航空涂装,但仅仅继续运营了3年,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所有的3架肖特360-100型客机在1995年就退营并被转售,仅仅运营了不满10年。

  发动机:两台普拉特·惠特尼公司PT6A-65AR涡桨发动机,单台1424马力。各驱动一副先进技术6叶恒速全顺桨螺旋桨

上一篇:该地一架小型飞机坠河 下一篇:2022-2027年中国民用飞机制造行业市场与投资战略规划分